最新消息:欢迎访问刘磊博客

怎样混社会-中国式关系

书籍摘录 飞翔的mouse 776浏览

怎样混社会

如果以追求真正的自立为走入社会的节点,要不了几年,就会有一些口头禅挂到嘴上,最常见的就是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。以前认得的人如大学同学、部队战友、同村老乡,若有几年不见偶尔遇上了,第一句问候的话,往往是哥们儿混得怎么样呀?

从这里可以概括出两个关键词,一个是江湖,一个是混,组合在一块儿,就是混在江湖。

我对江湖没有什么研究,借用于阳先生《江湖中国》的说法,五种传统社会群体可称为江湖:(1)黑社会;(2)官场、生意场、军阀圈;(3)商业流动人口;(4)关系圈;(5)以关系圈为核心的公众社会。

一个“混”字,则道出了很多中国人的主流人生观。

“混”字有一个意思同“浑”,浑浊的“浑”,浑水摸鱼的“浑”。按照《现代汉语词典》的解释,浑水摸鱼比喻趁混乱的时候捞取利益。

不知道可不可这样说,一个人只要存有捞取利益的念头,就总有浑水摸鱼的时候?

混”字更多的时候是被当成动词使用的,即掺杂、蒙混之意。用在人身上,有混在人堆里潜伏着,免得被枪打出头鸟的意思,最常用的就是混日子,只求赖活,不求精彩。这是很多中国人的生活态度,很忌讳出人头地和个人英雄主义。

因为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,低调是最好的生存手段,随大流最安全最没风险。顺着这个意思再往前走一小步,混的意思晋升为苟且地生活,似乎很大儒主义。

改革开放以后,人心浮动,有了追求所谓高品质生活的要求。 这个时候,社会又常常呈现出一种无序状态,更是有了浑水摸鱼、 捞取利益的可能。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,有的人还真的一夜暴富了,几年不见,就混出了人样。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,于是大家一下子豁然开朗了,既然来到了人世,好活是一辈子,赖活也是一辈子,何不潇洒走一回?于是,很多人的心思开始活络起来,开始主动地在社会上混。这些人们常说,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有江湖就有江湖规矩,这些规矩有些是说得清的,有些则是说不清的,在这一疆土广阔的模糊地带,混者生存,昆成为在江湖中求生存求发展的一种手段与方式。

据说诗人是天真浪漫的,而在当下,天真浪漫的人不仅吃不开,还有可能成为人们耻笑的对象。

现在的年轻人早就不习惯吟诗作赋,奢谈做人的理想与信仰了,社会通过一种让他们吃亏的方式,将他们变得很现实,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办呢?只有立志在险恶的江湖中混出个人样。而为了达到这个目的,他们甚至可以不择手段。

要立足江湖,要在险恶的江湖中混出个人样这一说法,似乎暗含着一个前提,就是打从娘胎里出来的时候还不能叫人,直到有名有姓、有头有脸了,才能叫人。据此,我的初步结论有两个,第一,不能叫人之前,为了成为人,可以、应该、必须敢于做出一些非人的行径与勾当;第二,做人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据我很不具权威性的观察与分析,商界中人与官场中人在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上还是有区别的,“混”的内容与形式有比较大的不同,简言之,就是前者混生活,后者混名堂。

先看商界。商界没有金饭碗,出门在外得首先解决生存问题,也就是说得找个活计混口饭吃。因为每个行当都挤满了渴望一夜暴富的同胞,赖以果腹的那口饭也不是那么好混得上的。人性本善,本来都想走白道,但走的人多了,人挤人的,就没有了道的讲究。本来不想走黑道、不想走歪门邪道,但若有了酒色财气的欲望或买房买车、换房换车的梦想,便会有不少人铤而走险。当然,更多的人会选择走灰道——介于黑白两道之间,或时黑时白,或先黑后白,或表白里黑,或自以为白实则为黑,等等等等。做什么行当、怎么做、做不做得好不重要,重要的是要能来钱和多来钱,劣币驱逐良币,做正经生意做不过山寨生意,长此以往,必定混混当道、枭雄群起。

再看官场。官场难进,因为只要挤得进去便基本上衣食无忧,所以每年的公务员招考才会应者云集如过江之鲫,轻易超越高考而成为“国考”。

这个无须多说,且说进了那个什么门之后的混法。千万不要以为进了官场就进了保险箱,因为官阶划分明确,且从下至上呈金字塔状,而且跟你一起混的绝大部分都是精英,高手过招,要从中脱颖而出,实属不易。

有拼命干活累得半死的,但这种人叫只埋头干活不抬头看路,投入产出是不成比例的。真正的聪明人干活之前一定要先认路,什么路?就是走近那个能决定你升迁、晋级的人的身边的路,我这里说的不仅仅是巴结领导成为他的左右手和心腹,还包括必须熟悉干部任免的标准与程序。

虽然是从金字塔状的官阶上往上爬,也必须找到捷径和吸引领导眼球的办法,所以这里那里才流行形象工程,要知道,那是很有一些名堂的。

商场和官场总是要交集的,交集的方式叫“应酬”。

于阳先生是这样描绘被称之为“应酬”的江湖运作的:灯红酒绿、大吃大喝、夜夜笙歌、桑拿洗脚,不是中国人好吃懒做,而是出于江湖运作的实际需要。江湖需要应酬,就像团体需要开会,科层制需要公文旅行。虽然江湖惯例是近代以来中国腐败现象的主要技术机制,但不能否认它是自古以来维系一个社会架构不至瓦解的基本因子。

于阳先生又说,江湖没有劳动生产一说,发财靠吃地头、巧取豪夺、坑蒙拐骗,除了害人认真,巴结老大认真,投机钻营认真其他事情不值得认真。

换一种话说,认真不仅不是混江湖的最经济、最有效的方式与手段,甚至从根本上是与其抵触的。

这是很让人郁闷的事,幸亏我们还有一位伟人的教导可以铭记,他说,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,共产党就最讲认真。当然,我希望铭记这句话的人,不仅是我这种基本上与世无争的闲人,还包括广大的、想从江湖中走出来的人。

想不想走出来是一回事,能不能走出来是另外一回事。完善社会制度,让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真实而坦诚,这是我们这个社会的希望。

转载请注明:刘磊博客 » 怎样混社会-中国式关系